当前位置:首页 >>首页 > 儒商访谈正文

魏正阳:中国水环境治理的开路先锋

www.chinarushang.cn  中国儒商  作者:马兵

内文插图_副本.jpg

魏正阳,河北省承德人,出生书香之家,自幼酷爱读书。大学期间便开始创业,成立卓远文化传播工作室,开始为企业进行文化传播相关服务工作。大学毕业后,先后成立了兴力源户外媒体公司、智承卓远文化传播公司、卓华商业管理公司,成为重庆市市场营销与传媒领域的新生力量。

缘分所定,魏正阳遇到了一个人,从此改变了他与麾下企业的发展路径。200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接触到德国的社会文化与环保理念,先进的环保技术与资源回收利用模式,改变了他的创业思维,开拓了他的创业视野。后续多次深入与朋友探讨国内外的环保理念与行业发展态势,他决定深入了解德国的环保产业。2009年,他们在香港成立了Asia Water Doctor (水医生香港公司),组建了一个由国内新锐的生物学专家、环保专家、工程学专家组成的科研小组,开始了与德方的学术交流,科研实验,以各种方式吸纳德国先进环保理念和领先的环保处置方案及技术,并结合国内环境特点进行实验论证。20092011年,经过多次与德国慕尼黑大学下属研究机构,德国亚琛工业大学下属研究机构,德国BBE企业等伙伴的交流与沟通,他们愈发感觉到德中之间环保理念、环保产业发展阶段的巨大差异,商机巨大,在充分学习了德方优秀的理念和技术之后,2012年与多年的好友梁岚共同成立了广州渥得多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商标:水医生),开始展开中国大陆的地表水治理的方案设计与工程实施工作。

 

 

“水医生”的技术创新与实践

 

水医生(中国)是由国内相关专业人士与慕尼黑大学、亚琛工业大学相关专家在共同成立Water Doctor EG环保机构的基础上,引入国内环保基金成立的,以水处理技术、环保科技为主体,集科研设计、生产施工、工程服务于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

1.jpg

2.jpg3.jpg4.jpg

 

水医生技术基地

 

公司与全球许多国际专业组织ICPR(莱茵河治理委员会)等政府及非政府机构保持密切联系。并与国际知名水生态应用研究机构企业(如Areal、德国BBE生态工程公司)以及中科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等保持着长期合作。自公司成立以来,已完成不同类型水体生态处理工程,建立了水处理方案设计,施工,运行维护等全方位的服务体系。凭借雄厚的技术背景,最新的科技成果,专业的施工队伍,丰富的治水经验,规范的管理体系,为客户量身提供完善的环保,经济,安全,可持续的水质净化和水体景观营造方案。

公司拥有自主核心技术2大类共50余项、自主技术基地3大类共700余亩、设施与设备生产基地12处、检测实验室2处、技术及项目实施人才70多人。

 

 

6.jpg

7.jpg

 

 

贵阳小车河国家湿地公园项目

 

8.jpg 9.jpg

贵阳小车河施工前后对比

 

 

WaterDoctor®水医生作为目前全球领先的第三代水生态环境治理综合新型技术与实施企业,系目前唯一执行一次治理,质保10行业标准的企业。成熟掌握PECTCECT50多项地表水内源治理与生态修复先进技术,已在广东、贵州等地实施多个大型湖库、河流等治理项目。其中PECT免维护型水生态内源修复技术,采用纯生态系统重建修复水环境,重建水体生态链,不需清淤、不需化学药剂、不需引水循环,可使水质长期达到《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类、透明度达到1.5以上的优异标准,特别适合应用于与市民紧密接触的公园湖体、景观河道、景观湖库的内源治理与生态修复,打造看得见,摸得着的美丽健康水景。CECT技术采取多种复合国际先进技术,全方位彻底治愈地表水重度污染,适用于重度污染湖库、黑臭河道、养殖废水、工业废水等治理。

 

14_副本.jpg  

 

贵州省委副书记李军,贵阳市市长刘文新等人多次到水医生实施的小车河湿地公园,黔灵山公园七星潭项目进行调研,对水医生技术的实施效果给予高度肯定。贵阳市电视台特别对黔灵山公园七星潭实施效果进行报道,黔灵山公园七星潭成为贵阳的眼睛的称号在贵阳市民中口碑传播开来。

2014年,重庆市渝北区、九龙坡区政府领导及环保负责人均考察过水医生贵阳实施案例,给予高度评价,渝北区区政府会议还批准通过了使用水医生技术作为内源治理技术试点。

在谈到水医生的未来,魏正阳信心满满的说道:我们致力于打造好中国水治“最后一公里”,成立中国水环境治理—内源生态修复技术实施标准编制与执行机构(CWEO

 

 

中国水环境治理的现状与发展

 

魏正阳说,首先是政策背景的大力支持,生态文明建设不仅成为国家战略,也是各级政府考核指标,成为各级政府借予发展的新型题材。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进入了快速城市化发展阶段,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生活方式发生巨大改变,生活的需求也逐渐变化。随着环境压力的增大,人们以往对富足、便利生活的要求,开始转变为对生态环境改善和人居环境提升的追求。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生态环境的需求将成为第一社会需求,中国的主要社会矛盾,将从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求同落后的社会生产力之间的矛盾,逐渐转变为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环境生态需求同严峻的环境污染现状之间的矛盾。面对社会矛盾的转变,党中央适时进行政策战略的转变,2005年胡锦涛总书记就在人口资源环境工作座谈会上使用了“生态文明”的概念,十七大报告中明确提出生态文明建设的新要求,使得我们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内容更加全面,十八大报告更是将生态文明建设与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并列,提出“五位一体”地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并将其写入党章。生态文明建设是在我国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严峻形势下提出的战略构思,需要将可持续发展理念融入到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中,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为全球生态安全做出重要贡献,道法自然、和谐共处、科学发展、永存永续,这也是 “中国梦”的重要精神内涵和优势特色。随着中央战略的提出,各级政府开始转变以往以GDP为纲的落后发展思维,将生态文明建设纳入党政实绩考核体系当中,其指标权重日益增加,部分地方政府生态文明建设分值甚至超过了GDP的绩效考核分值,如重庆市、山东省、常州市等。生态文明建设已经落实到各级政府重点工作计划当中,甚至已成为新的执政亮点。

    10.jpg11.jpg

贵阳市黔灵山公园七星潭施工前后对比

 

其次是各级政府积极推进水环境治理规划,项目如雨后春笋,行业领域面临大规模爆发增长态势

生态文明的内涵包含人与自然和谐的文化价值观、生态系统可持续前提下的生产观和满足自身消费需求又不损害自然的消费观,目标是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两型社会。其具体的实现过程涉及到社会伦理、政策引导、产业模式、消费习惯、环境保护等多方面内容,外延及其宽泛。具体到改革开放以来的城市发展过程中,也体现出不同阶段的要求。先后提出了清洁健康为目标的“卫生城市、以景观美化为目标的园林城市、以生态游憩为目标的森林城市、以治污减灾为目标的环境保护模范城市、以循环持续为目标的“两型城市、以舒适和谐为目标的宜居城市等等,其最终归属即为建设生态城市。无论是大型城市及城市集群构建,还是中小型城镇化建设,水环境生态构建是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自古以来,人们逐水而居,逐渐形成城市的雏形,发展至今,水文化、水生态仍然是重要的城市名片和环境生态友好的直观标志。从早期的上海苏州河综合整治工程、天津海河整治工程,到现在的广西南宁的水城计划、重庆的碧水行动、武汉的“大东湖水网计划、广东珠江三角洲河涌整治计划、贵州贵阳的水环境综合整治工程,无一不是以水环境生态构建为抓手,作为提升城市形象、实现产业转型和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途径。各种水环境治理项目如雨后春笋,初步预计未来十年环保投入将占GDP比重达到2%-3%,大致需投入10万亿元,其中各级财政直接投入将达2万亿元,行业领域面临大规模爆发增长态势。

 

15_副本.jpg

 

第三是各地项目落地中普遍遇到权威缺失的问题,技术选型困难、行业标准缺乏、资金模式单一等问题亟待解决。

水环境综合整治工作中,外源污染削减作为有行业规范指引的常规工程项目,是最常见和首要的工作,包括重点污染企业整治、禽畜养殖的搬迁、城市生活污水处理设施和管网的建设等等。这些建设投入巨大,收效也较为明显,但是多年的实践发现,这些工作大都能够解决水体黑臭的问题,即使水体从黑臭水体向“藻型水体转变,但并不能保障实现水清岸绿、长治久清的目标,藻型水体生态水体转变这最后一步始终难以跨越。政府面临巨大的压力,人民群众始终不满意不理解,究其原因,是在水环境综合整治中,往往重外源、轻内源,甚至认为所谓的生态构建仅仅是植草养鱼锦上添花而已,没有将水体自身的生态系统恢复和自净能力的提升作为重点工作看待。在现有的技术框架下,外源污染的削减是有限的,常规城市污水处理厂,对有机物的去除效率在80%左右,对总氮的去除效率只有65%左右,最总磷的去除效率只有70%左右,在环境污染强度远远超过水体自净能力的城市当中,这样的污染物削减效率显然不能满足水环境修复的需求。外源中的面源污染,如城市径流、大气干湿沉降等,其控制手段更为复杂,投入更加巨大,污染物更加不可控。通过总量核算,往往可以看到常规工程措施遗留的污染物总量,仍然超过水体自身的环境容量,尤其是对于缺乏稳定清洁补水,需要以城市径流为单一来源的城市水体,单凭外源截污要达到我国现行的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此,对于城市水环境整治,需要充分重视水体内源控制和水体本身自净能力的提升,作为外源控制的重要补充手段,共同抵御高强度的城市环境污染,同时实现水体自身的良性循环。另一方面,部分政府和技术单位虽然认识到水环境生态构建和水体自净能力提升的重要性,但是苦于缺乏适宜的技术支撑,也没有相关的行业规范指引,手上无技术、心中没底气,最终只能落入到植草养鱼的窠臼当中,导致方案无标准、效果不明显、考核无依据。正因为如此,在环保投入巨大、资金压力趋紧、金融模式单一的形势下,政府在水环境生态构建项目的投资也有限。未来环境保护投入要占到GDP总量的2%-3%,单纯靠政府行政投入肯定是不够的,国家也在积极酝酿和推进适宜的环保金融模式,如何充分利用企业资金、私人资金共同参与环保建设,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中国水环境治理的机遇与挑战

 

对于中国水环境治理的产业发展机遇,魏正阳认为,目前各级政府作为责任方,面对水环境治理这篇大文章,迫切需要“权威单位”来全面承担技术设计与实施。目前不论在学术界或工程界,该领域的技术良莠不齐、五花八门,目前缺乏权威的技术认证实践活动及公认的成熟技术类型。并且各级政府亟需利用社会资金助力区域发展,传统的金融模式已不能满足当地生态建设事业。“技术标准+生态建设+金融工具”的一体化解决方案成为符合现实情况的最优模式

水环境综合治理是一项投入巨大的综合性系统工程,以往的操作模式是,政府直接作为业主或者成立机构作为代理业主,先进行前期规划,再按照总体规划进行单项工程的设计和施工。这种传统操作模式导致规划和设计分离、设计和施工分离、局部和总体分离,责任难以落实,效果不能保障。规划单位的总体筹划,并不一定能够切实落地到单个项目中,设计单位一方面不一定能够切实领会总体规划的意图并将其落到实处,另一方面由于部分特异性技术无行业规范的指引,无法进行有效的设计,环保领域施工单位良莠不齐,质量也难以保障,最终施工推设计、设计推规划、规划推施工,环保责任始终落不到实处,只能由政府承担。在管理层面,各级政府将城市河道、湖泊交由农林水利部门管理,甚至部分景观水体交由房地产开发商代管,条块分隔严重、水环境质量得不到保障,环保部门压力巨大却束手无策。因此,在政府职能逐渐转变的今天,各级政府很可能逐渐从具体的工程项目中退出,而以政府采购的形式进行环保服务的总体采购。现阶段需要有一个技术力量雄厚、资金准备充足的权威单位或者联合体单位,为政府提供涵盖规划-设计-施工-后期维护的一揽子解决方案,并承担相应的环境质量达标的责任和获取适当的利润。同时,在总体资金投入巨大、实施期限较长的前提下,一揽子解决方案的实施需要有相应的政策和金融模式与之配套,否则政府也难以为继。“技术+金融”的模式,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企业和社会的积极性,为政府分忧、为百姓解难,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可惜的是我国现阶段还缺乏具有权威效应的水环境生态建设和运营机构,传统的大型水务集团仍将业务重心放在污水处理、自来水供应的传统项目上,对于区域性水环境生态构建即无技术也不重视,当下这块市场仍然是一片空白,具有巨大的发展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