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首页 > 时事纵论正文

中国股市动荡故事的简单逻辑与底牌

www.chinarushang.cn  中国儒商  作者:安邦智库 贺军

 中国股市震荡引发的故事还在持续。最近有两大事件引发市场高度关注:一是公安部联合多个部门展开为期三个月的打击地下金融专项行动,据称迄今查出的涉案金额高达数千亿元。市场担心,强力部门介入金融市场可能成为常态。二是中信证券(600030,股吧)徐某等八名高管涉嫌违法从事证券交易活动已被公安机关要求协助调查。有媒体引述市场消息称,中信证券可能被罚款百亿元以上,全部中层以上不得离京。虽然相关消息未经官方证实,但近年极为耀眼、实力雄厚且有着国有背景的中信证券面临如此严格的整肃,可见事态之严重。

  从更大的背景来看,国内金融市场面临一次规模不小的秩序整顿,而股灾只是一根导火索。但从这根导火索,决策层可能有些惊讶地看到,在中国的金融市场中,居然存在那么多在关键时候可能会“拆台”的力量和渠道。站在独立的立场来看政府的思路,监管部门可能希望借鉴反腐败的做法,通过一系列的整肃行动来“清理”金融市场,使之成为一个不要轻易出现金融危机事件的市场。

  不过,分析这次股灾的基本成因,其实这次的故事非常简单。在安邦咨询(ANBOUND)首席研究员陈功看来,主要原因是对2015年经济增长看法分歧所导致。在2015年初,大部分研究及市场专业人士对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比较悲观,只有少部分人认为2015年中国经济增长不比2014年更差,陈功与钟伟教授都持此种观点。而股市对这种看法也有乐观反应,于是出现了稳定的上涨。

  不过当上证指数大致在4000点附近时,情况发生了改变。监管部门可能应有关部门的探寻而提出了“改革牛”的观点,学界因为此前的乐观预期得到验证,所以有人也测算有数万亿资金入市,可以支持股市指数涨到6000点,甚至突破2007年时的高点记录。这样一来,中国股市获得了政府背书,立即大幅上涨,大量老百姓(603883,股吧)的资金涌进市场。而在同一时间段,具有分析能力的机构,其中可能包括此前不看好中国经济的外资、券商私募等机构,立即认识到这种政府背书的做法是幼稚的、不成熟的做法,是可能带来很大风险但同时可以反向套利的做法。因此,它们立即进行反向操作。

  上述两种力量形成了两大阵营,一个是要支持市场,有辉煌的现实;另一个的态度是“你支持,我赚钱”。但在陈功看来,一个最大的因素在这过程中被忽略,那就是散户。散户的背后是挟持着50万亿储蓄为基础的资金。现实来看,对于散户来说,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捞一把就走。他们是两大阵营中的游击队,虽然看起来并不是声势浩大,但加在一起数量规模巨大,实际决定了市场的走势。

  在两大阵营“对垒”中,政府是一方,机构是另一方。但政府一方的操作轨迹过于简单明显,无非就是拉升,到了该拉升的时候,做空的一方就赚钱。老百姓的选择很简单,逢低出货,赶紧退场保平安,于是每一次政府力量拉升,都成了散户和机构出货的好时机。股市在高位始终站不住,就是这个原因。但是,政府看到有做空一方在公然对垒,于是大怒,这就有了现在整肃中信证券和对冲基金的事情。

  不过最后实际上决定胜负的,还是散户的态度。在迄今的股市表现看,动荡的真正原因在于散户对股市投了不信任票。由于他们的能量巨大,政府筹集的几万亿“弹药”是无法填补的。以股市成交量来看,最初每天只有数千亿的成交量,后来每天冲到上万亿,假设一天增加5000亿成交,10天就是5万亿,这在很大程度上都是散户资金造成的。现在由于对未来预期不好,这批资金拼命想离场,如何填补资金空缺,这是政府面临的大题目。

  至于那些做空的机构,他们犯了判断上错误。他们拿自己的知识、智慧硬磕政府的公权力,结果可想而知。陈功表示,他们可能是年轻的“索罗斯”,但这里是“中国”不是“英国”,所以这里不是他们成名的地方。

  中国股市故事的结尾篇章还未出现,但陈功认为,政府如果将注意力放在股市,不是明智的政策选择。还是应该多谈经济增长,多谈改革,如果让市场看到整体的经济“蛋糕”有希望做大,市场气氛和预期自然会出现改善,证券市场自然也会稳住。让我们看看底牌吧!说到底,货币的总量调控有央行,目前显示都处于可控的范围;而股市的损益是投资者自己的事情,主要影响储蓄和地下金融,何谈影响国家的金融风险?因此,公共政策的目标要调整,重点在经济,而不是股市。